钢筋调直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钢筋调直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公方彬共产党赢在精神也会败于精神

发布时间:2019-09-30 04:49:28 阅读: 来源:钢筋调直机厂家

公方彬:共产党赢在精神也会败于精神

国家和政党都存在兴衰 周期率 ,但也存在兴衰周期长短与兴衰方式的差异。因此,我们需要深刻认识中国共产党身上存在何种周期率,努力在超越自我中拉长周期。这就涉及到一个极其重要的元素--精神。可以说中国共产党兴于精神,也会衰于精神,这个兴衰过程就是周期。

根本而言,人是物质和精神的组合体,没有肉体,精神或灵魂无所依附,而没有了精神抑或灵魂,人的躯体就是碳水化合物构成的一副皮囊。所以,人类一直追求灵与肉的最佳结合,抑或物质与精神的平衡。换言之,任何人出现物质追求与精神追求的失衡,都会带来痛苦,而长期失衡则产生精神疾病,甚至是肉体的消亡。

由单个人上升至国家和民族,实际上也是走在物质与精神平衡的道路上。期间存在着成于精神败于精神的规律。以满清帝国的兴衰史为例,其勃兴之初,人口不过数十万,军队不过十万,仍然征服了拥有几千万人口和数十万军队的诺大中原。诸多原因之中,在于拥有强大的精神力量。然而,到了1840年的鸦片战争,八旗军仍叫八旗军,人还是那么多人,因为精神缺失而雄风不再,面对不足万人的英军,一触即溃,望风十里。或许有人会说,以大刀长矛对洋枪大炮,巨大的物质力量落差面前无不败之理,问题是到了1900年的八国联军进北京,也是洋枪洋炮武装起来的八旗军在通州与侵略军对垒,其溃败速度让敌军吃惊,以至于占领清军阵地过于迅速的美军被自己炮火误伤。至于1894年的中日甲午战争,我们更是以优势装备败于日军。这已经充分证明精神力量之巨大,之重要。

如果写一部人类精神史,大致有两大精神力量值得大书特书。一个是由宗教信仰而产生的精神力量,这甚至具有相对无限性。绵延200的欧洲十字军东征,死人无数,包括童子军。印度和巴基斯坦分治,因为印度教徒和伊斯兰教徒的分流与对抗,导致1600万难民,同时有200万死于宗教仇杀。时至今日,巴以和平道路依然漫长,背后就是深刻的宗教原因。而美国911事件,更让人看到虔诚的伊斯兰教徒是带微笑扑向死亡。另一个则是因政治信仰而来的精神力量,这种力量在特定条件下也具有相对无限性。最能证明这种强大力量的是中国共产党,其仅仅靠理论武装和共产主义信仰,就让追随者抛头颅洒热血,无怨无悔。比如,为新中国成立付出的是数百万有名有姓烈士的生命,这在世界政党史上绝无仅有。正如毛泽东在《井冈山的斗争》一文中所说: 同样一个兵,昨天在敌军不勇敢,今天在红军很勇敢,就是民主主义的影响。红军就象个火炉,俘虏兵过来马上就熔化了。

中国共产党高度重视并借助政治信仰获得精神力量,实际上也是必由选择。因为最根本力量之源只有上述两种,既然认定 宗教是麻醉人民的鸦片 ,就意味着只能借重于政治信仰,这是一个非此即彼的二元选择。在这个问题上,只要我们对世界政党作出比较,即可认清其间差异。西方政党轮替与精神没有太大的关系,或许与制度契约和聪明度关系更直接,因为西方政党没有谁比谁高尚,大家博的是执政能力,也就是说哪个政党拥有更多高智商的优秀人才,哪个政党就有可能赢得执政权力。共产党就不同了,国际共运史是由马克思主义理论支撑的,由于其革命性和彻底性,决定了精神大厦不会从宗教或职业精神中获得,同时以无产者组成的力量,必然是在弱势基础上展开,物质上不能压倒敌人,就必须以精神来弥补,否则断无取胜之可能。所以,革命者的牺牲精神一直获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的关键。换个角度讲,国际共运式微同样反证这一点。苏共在拥有近两千万共产党员,且没有直接外部打击的情况下,走向消亡,主要是信仰和精神出了问题。比如,苏共最高领导层最后的会议研究的竟然是放弃权力,这在全世界政党史上也是少见的。

从治党治国方法上讲,我们也是习惯于以弘扬高尚精神为抓手,或引领社会前进的最主要方法手段。比如 五四运动 以来的90多年中,中国共产党人创造且抽象出许多精神载体,注入或构成中国精神,包括井冈山精神、长征精神、延安精神、抗战精神、红岩精神、西柏坡精神、 铁人 精神、雷锋精神、 两弹一星 精神、九八抗洪精神、抗非典精神、载人航天精神、抗冰雪灾害精神、北京奥运精神等。相信下一步还将产生 圆梦精神 ,等等。采取这种方式方法,显然也是与西方社会重视法的规范存在差异。西方没有政党着力推动的主流或主旋律,虽然最终必定形成主流精神,但那是各种思想碰撞的结果,具有自然形成的特点。我们倡导的马克思主义是由外部灌注进来,既然是引入,就必然采取强力引导,这也是我们较西方花更大力气进行精神建设的原因。

既然精神力量很重要,中国共产党也没有其他力量之源可供挖掘,为什么改革开放后出现了严重的精神弱化,以至于出现了目前的信仰危机?主客观原因都存在,主观方面讲,我们是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,也就是由 精神万能 走向了 金钱万能 ,一切都想以金钱化解之时,精神弱化甚至扭曲在所难免。这其实就是邓小平在改革开放之初所说的,最大的失误在教育,在思想政治教育。客观原因也不容否认,这就是整个世界已是激情不再燃烧,也就是世界由热战、冷战,走向 意识形态终结 和文明冲突,而这些都具有瓦解政治信仰的作用。尤其是,世界政治生态变化,也就是冷战结束对以宗教信仰支撑的西方社会影响不大,对社会主义国家,尤其是对中国冲击更大。诸如此类的原因我们还可以开列一些。

所以,如果我们不迅速改变目前精神弱化的局面,作为一个非宗教传统的国家,一个反对唯心主义独尊唯物主义的政党,原有的向心力、凝聚力和战斗力必遭瓦解,长此下去甚至步苏共后尘。比如当下官员中存在的严重的贪腐,就是精神追求弱化的结果。正是看到问题的严重性,习近平总书记上任伊始,就把重新焕发全党的精神力量作为党建与执政的重大命题展开,这不管是一次次对共产主义信仰的倡导和解读,还是对中国革命史的阐述,尤其正在开展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,都聚焦于此。即便这样,要真正从根本上解决问题,难度超出一般想象,我们需要花大力气,并且还要有非凡的勇气。要集中力量解决现有世界政治生态下的共产主义路径问题,要找到党进入执政阶段后的新的精神力量的增长点和突破口,这带有根本性。如果说我们有一个 马工程 的话,重点应当放在这里。

路漫漫,其修远,中国共产党承担起属于自己的历史使命,加大探求力度,力争早日实现思想理论突破。

在线英语学习一对一哪家好

儿童英语哪家好

seo案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