钢筋调直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钢筋调直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茅于轼2012年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还是在房地产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4:43:55 阅读: 来源:钢筋调直机厂家

茅于轼:2012年中国经济最大的风险还是在房地产

“中国有色金属峰会暨上海有色网2011年会”在上海举行,东方财富网全程直播此次年会,以下是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演讲实录。  茅于轼:首先感谢中国有色峰会对我的邀请,今天我将用一个经济学家的眼光看待当前的经济形势。所有的经济问题中最重要的问题是什么?由于时间关系,我要省去很多内容。首先讲讲经济问题中最重要的是什么问题,我认为还是GDP问题,GDP就是国内生产总值,就是全国人民一年生产的财富总值,这个财富包括我们所有用交换得到的享受,不管你这个交换是拿来买粮食吃还是理发、旅游,都是一样的,它是用钱来表示的。  用什么钱来表示呢?价格,什么价格呢?均衡价格,什么叫做均衡价格呢?就是以这个价格你一定能够买得到,而且如果你有一个货,按照这个价格一定能卖得掉。能买得到,能卖得掉的价格就是均衡价格。在座的诸位做有色金属的买卖,你们赚的钱是不是GDP呢?是GDP,但是按照老的政治经济学的说法,你们赚的钱不是财富的创造,你们是从生产劳动中分了一点钱,所谓生产劳动是有色金属的开采、演练、他们创造的财富。你们做买卖的从他们创造的财富里分到了一点。因此一个国家要财富增加,不是去做买卖,而是去开采冶炼。这个看法是错误的,为什么错误呢?因为你们赚了钱可以买一些东西,超市里好几千种商品都能买。你们赚的钱和做开采冶炼赚的钱是一样的,所以一样的钱,没有区别,所以你们赚的钱就是财富的创造。这一条特别重要,就是一个经济存的钱可以买到一切东西,这个事儿好象不奇怪,但确实是一个经济学里最基本的问题。  你为什么能拿钱来买东西呢?诸位提供给社会的服务是有色金属的买卖,你提供信息、规避风险,在这方面你提供了服务。这种服务跟生产劳动的服务有没有区别呢?没有区别,在财富量上讲是没有区别的。就是你提供的服务为什么可以用来购买面包呢?如果你是个做面包的,你自己生产面包,自己吃面包,知道自己能吃多少就生产多少。但是你提供的是有色金属的买卖,你为什么能吃面包呢?这里最重要的奥妙就是有一个市场,这个市场保证一切商品的供给,用什么办法保证?非常简单,供不应求或供过于求,一切商品,包括我们的有色金属,如果供过于求就会倒掉。因此在这个市场永远买得到,也永远卖得掉。  你在超市可以买到好几千种商品,包不包括粮食?当然包括粮食,因此粮食的安全、粮食的供给靠什么?靠市场,市场是什么?供不应求涨价、供过于求降价,所以你在超市可以买到粮食,有人不放心,说超市能买到粮食了,必须要有耕地的保障,要有18亿亩耕地,没有了耕地,你怎么买得到粮食呢?所以他认为你在超市可以买到粮食的原因是因为国家设了18亿亩耕地的红线,不许减少,所以你能买得到粮食。这个看法对不对呢?你在超市可以买到刷牙的牙膏,你买牙膏靠什么红线呢?超市有好几千种商品吧?是不是每种商品都有一条红线呢?不对,没有那么多红线,只有一条线:供不应求涨价、供过于求降价。因此,只要有市场就不可能有什么粮食危机,什么能源危机,什么水危机都不可能发生。只有金融危机是真的危机,因为金融危机把这个市场给破坏了,我们在50年代末发生了大饥荒,那时的3000多万人为什么饿死?没有市场,不是没有耕地,也不是没有劳动。北朝鲜为什么那么多人饿死?没有市场,破坏市场,大祸来临。这一条太重要了,国际市场、国内市场是绝对不能破坏的,破坏了国际市场以后灾难就来临了,全世界的金融学家要懂得保护市场,很可惜,现在做不到,他们不见得懂得这个,他们保护的是别人的,如果你保护的是别人的,侵犯了市场,灾难就来临了,大难就来临了。  那么财富是怎么创造的呢?财富当然要有物,要有东西,要有粮食,要有矿等等,但是财富创造的根本渠道是通过交换。GDP是怎么来的?就是交换出来的,统计局怎么算GDP?他们是把交换计入到GDP里面去。而且我们说的GDP是指用掉的东西,生产出来的东西不是GDP,要用掉,把它花掉了,这才是GDP。一个东西生产出来放在货架上,那不是GDP,把货架上的东西卖掉才是GDP。所以严格来讲,把GDP叫做国内生产总值不是太恰当,它不光是生产,更重要的是把它用掉。  我举一个例子说明诸位做有色金属交易赚的钱不是靠冶炼和开采,我举这样一个例子:一个农民生产了100斤小麦,他拿这些小麦要磨成面粉才能吃,拿到磨坊去,请磨坊的老板磨成面粉,他拿了10斤小麦给磨坊,背回去90斤面粉,现在我问大家,磨坊得到的10斤小麦是磨坊创造的还是农民创造的?磨坊有没有创造财富?如果他们创造了财富,那么这10斤小麦是不是他创造的呢?你说他创造了财富,10斤小麦明明是农民生产的,他没有生产出小麦来,于是他没创造财富,但他把小麦变成面粉了,给社会服务了,你怎么说他没创造呢?这个问题就使得经济学家想不通,大概有100年也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。一直到马克思以后才得到了一个正确的回答:这10斤小麦,从东西来看,从“物”来看确实是农民创造的,但是从财富来看,从价值来看是磨坊老板创造的。怎么证明呢?农民拿回去的90斤面粉,它的价值比100斤小麦的价值高。他没有损失财富,他还得到了财富,从100斤小麦的财富变成90斤面粉的财富,90斤面粉的财富比100斤小麦要高,他没有损失什么。所以模仿得到的10斤小麦是他创造的,不是农民损失的。这个例子跟我们做有色金属交易是一样的,我们做交易赚的钱不是靠有色金属的开采和冶炼,是我们自己创造的财富。我们赚的钱跟任何一个行业赚的钱一模一样,都可以买东西。所以中国改革30年,财富极大地增加,其原因就是大家都赚钱,而不是大家都不去种小麦,都去开采冶炼,是大家都赚钱,钱多了。现在中国什么多?钱多,钱多是什么意思?你买什么都行,什么东西都多。过去我们老是讲生产劳动,不讲劳动的价值,所以就很穷,现在我们换了理论,不用那种过时的理论了。  我们希望GDP越高越好,现在GDP提高的障碍在什么地方?不是生产不出来,而是用不掉,买得少。所以现在我们叫做需求不足,叫做生产能力过剩,生产的能力很强,但是货架上的东西卖不掉。你卖不掉又不能订货,不能订货工厂就不能开工,生产就没有了。所以生产的多少现在取决于消费,取决于用掉,过去的情况是卖方市场,买得很多,生产不出来,现在是相反,全世界大多数国家大多数时间都是需求不足,都是买得不够,不是产不出来。我们的GDP拿来干什么用呢?三个用场:一是消费,我们吃的,穿的,用的,玩的都是GDP;二是投资,比如盖一座大楼,修一条地铁,这不是消费,这是投资,我们生产的GDP被拿来投资了;三是出口,现在我们拿来消费的占多少呢?占47%。投资占到多少?占到49%,出口占4%,消费占47%,投资占49%,这两个加起来是96%,还有一个4%是出口了。我们消费的47%当中老百姓消费的是34%,政府消费的是13%。所以大家想想看,我们大家辛苦了一年,创造了多少财富呢?拿去年来讲,40万亿元人民币,其中我们享受的,我们吃的穿的玩的、美容理发上学医疗一共是多少?1/3,34%。这个数字是非常偏低的,我们创造的财富只享受了1/3,那2/3跑哪儿去了?政府消费了13%。政府的办公用品、出差、公车消费,不包括政府建大楼,政府建的大楼是属于投资。出口的4%不算多,但是我们每年都有一定数额的出口,因此积累起来现在变成了天文数字。现在我们出口在外的东西有多少钱?20万亿。我们一年生产40万亿,现在出口在国外剩下的钱是20万亿,也就是外汇储备,我们的外汇储备是3万多亿美元,相当于20万亿人民币。所以今后我们国家的结构调整要大大提高居民消费,像美国的居民消费差不多要占到70%,而我们只有30%,连他们的一半都不到。他们生产出来的财富大部分是自己享受掉了,我们生产出来的财富只享受了1/3.  我讲讲现在的状况跟改革开放开始的时候相比,人口从9亿增加到了13亿,增加了38%,但是小学生的人数从1.5亿减少到了1个亿,他们长大了就是劳动力。人口增加了这么多,小学生还减少了1/3,这是中国面临的人口大问题。进城打工的农民原来是吃不饱饭的,农村有很多人吃不饱饭,进城打工能吃饱饭,一个月还能拿到几百块钱,他非常满意,再苦再累的活他都肯干,现在不一样了,现在进城打工的人可以得到好的教育,信息非常通畅,国内的事儿国内的事儿他们都知道,因为他们会上网了,不一样了。现在一个人一个月的收入相当于30年前一年的收入,就拿买粮食来讲,现在一个人一个月的收入差不多可以买一年的粮食。政府有老干部打天下、坐天下,现在这些人变了,原来那批人没有了,现在都是硕士、博士和留学回国的知识精英。本来是无产者,现在变成有产者了,我们让他们登记他们的财产他们还不太愿意。早先移民想到外国去多挣点钱,现在移民不是了,到外国是求安全,因为财产、人身比较安全。从前的国企赔钱,赔得财政负担不起,都被卖掉,现在国企赚钱赚得不得了,但是国企赚钱不是靠他们降低成本,主要是靠他们的垄断位置。社会民间也不同,老百姓过去要求的是平反,现在要求的是维权。政府也不一样了,政府那个时候要求拨乱反正、改革开放,现在是维稳。中央集权、领导集权的形势不一样了,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温家宝和吴邦国他们两个意见不一样,他们说的话不一样,这些都是党内的领导结构和30年前非常不一样了。  这就涉及到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,中央经济工作提出“要发展实体经济创造财富”,我觉得这个话有问题,他们不承认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是相关的,诸位赚的钱都不是实体经济,由于中央的这个看法的片面性,中国就变成了一个制造大国,我们是全世界的制造中心,什么衣服、玩具、电子产品在全世界的超级市场都可以看到中国的产品,我们是制造中心,但是我们这个钱挣得很苦啊,人家没有搞制造中心却赚了很多钱,什么原因?他们就是虚拟经济赚的钱,各位做的都是虚拟经济,特别是金融业,我们不懂得金融业是创造财富的,因为金融业就是把数字搞来搞去,这没有财富创造,但是人家金融业赚了好大的钱,他们赚的钱是财富创造吗?当然是,如果不是的话,他们怎么用这些钱买东西啊?财富跟物是两回事,刚才我举的例子已经说明,农民种了100斤小麦,这是劳动生产的小麦,没有错,但是把这些小麦变成面粉,它的价值提高了,重量却减少了,我们要的是价格,不是重量。我再举一个例子,我们知道广东出香蕉,上海出不了香蕉,但是我们上海人也要吃香蕉,所以香蕉在广东吃掉和在上海吃掉是不一样的。同样的香蕉,你拿到上海、拿到北京来吃比在广东吃掉的价值要高。香蕉还是那个香蕉,拿到北京,拿到上海就不一样了,这叫做物尽其用、人尽其才。一个社会怎么发财,怎么创造财富?人尽其才,物尽其用。不光是要有物,更重要的是物要尽其用。换句话说,物可以不尽其用,可以把它用错、用浪费了,经济学研究的是什么?就是研究资源配置,什么意思呢?就是物尽其用,人尽其才。同样的物,我们把它用好了。过去计划经济就知道要生产物,却不知道这个物生产出来怎么用。人也不能够尽其才,我们的知识分子被赶到农村种地,种了十年地,我在农村呆了十年,你怎么能让我尽其才呢?在座的各位没有去种过地,老农种地有长处,你们种地肯定不行。所以财富的创造靠人尽其才、物尽其用。  那么经营业怎么创造财富?经营业就是钱尽其用。钱可以用好,也可以用坏,看你怎么用,把钱用到最有效的地方去,最需要钱的地方去,你把钱给他用,这个金融业就非常好。你把钱借给那些不太需要的,并且赔钱的项目,你把钱给了他。那个非常赚钱的项目得不到钱,这个金融业就是很糟糕的金融业。利息率就表示一个钱的生产率,所以钱要给谁来用呢?给能出得起高利息的人用,利息越高说明生产钱的能力越高。因此就要发展高利贷,什么道理呢?高利贷,利息的最高,说明能够钱尽其用。你把钱给高利贷的人,钱就发挥作用了。你不给他,给那个低利贷的,你的钱就没尽其用了。所以我说要为高利贷平反。但是我也不赞成利息率很高,因为这确实是一种剥削,你享受了现在的高利贷50%,100万一年就可以拿50万的利息,这个太霸道、太不合理了。尽管他钱尽其用了,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不合理。那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?解决的办法很简单,为什么利息率高?因为很难借到钱,利息率就高了,很容易借到钱,利息率就上来了,怎么叫做容易借到钱?就是增加供给,任何东西都一样,供给增加了,价格就下来了。为什么高利贷少?愿意放高利贷的人少,政府禁止高利贷,不让它有,因此高利贷很少,要借钱就很困难了。所以解决高利贷的办法是大都放高利贷,高利贷就没有了,利息率就上来了。美国为什么没有高利贷?因为大家都在放高利贷。各位都出去放高利贷,高利贷的利息肯定会下来,而且放高利贷也好、在银行拿利息也好,这是财富的创造,这不是财富的转移,不是把别人的钱转移到你这里,你是创造财富的。  财富是怎么生产出来的?财富就是通过交换生产出来的。中国参加世界贸易组织,这个交换扩大到了全世界。其结果是什么?全世界因为中国参加世贸组织都变富了,什么原因?我给大家说个很简单的道理,全世界有70亿人口,要吃25亿吨粮食。每年还增加1个亿,每年人口差不多增加1个亿。这1个亿的人口生出来之后要吃粮食吧?这个粮食请谁去生产呢?是中国生产?还是由美国、苏联生产?应该在一个生产成本最低的地方生产,各个国家生产成本是不一样的,因为自然条件不一样。你怎么知道什么地方生产成本最低呢?通过贸易就知道了,凡是价格低的地方成本就低。因此价格低的地方粮食应该多生产,出口到成本高的地方去。这就是一个例子,怎么使得全世界的财富增加,降低你的生产成本?怎么才能降低呢?拿粮食作例子,粮食生产成本低的地方多生产。我们做有色金属也一样,中国是有色金属的一个出口大国,如果中国不出口有色金属,当然,我们有进口的,比如铜都是进口的,但稀土是我们大量出口的。如果我们不入口,让那些国家去生产稀土,他们的成本就非常高,中国生产稀土的成本就很低,因此中国生产稀土并出口,它们的价格就下降了,财富就是这样创造出来的。所以中国入世十年,全世界得到中国的好处非常非常地大。刚才我说过,全世界的超市里差不多都能看见中国的产品,他们都享受了很便宜的、质量也不错的中国的产品,买到便宜东西了,那就是财富创造嘛。所以交换创造财富,不是等价交换。柯林斯说的等价交换是错的,等价干吗要交换啊?价格不一样才会交换嘛,因为你的东西贵,我出口给你我就赚钱了,因为我这儿的东西便宜。但是这里涉及到一个汇率的问题,就是你生产的成本要用到汇率,我们人民币的汇率压得很低,看起来我们干什么都是成本低的,因为有大量的出口,人家大量出口有他的好处,就是他们买到了便宜的商品,但是也有一个坏处,他们的消费都是在中国生产,在国内生产得少了,国内的就业就会发生问题,国内的就业非常困难。当前美国跟中国主要的矛盾就是就业的矛盾。  金融业扩大了收入,但是配置却不公平,因为金融业是用别人的钱来赚钱的。证监会、银监会、保监会都一样,银行用别人的钱来赚钱,我们大家的存款存在银行,他们用大家的钱去赚钱。证监会我们买股票把钱给了企业,他们用我们的钱去赚钱。保监会用客户的钱,因为他们用别人的钱,所以要有监督,要有证监会、银监会、保监会。其它的行业不需要监督,我用自己的钱,你们干吗监督啊?而且金融业用小钱赚大钱,它的利润是非常高的。各位如果买基金就知道了,亏的话都是你的,赚的跟你分。因此就扩大了贫富差距,拿钱赚钱,穷人没有钱,沾不到光,钱多的人就会更多,扩大了贫富差距。华尔街觉得这么赚钱很不公平,但是有没有解决的办法呢?我想不出来什么解决办法。所以这就会产生公平和效益的矛盾。市场能够有效地生产出财富来,但是产生了收入分配的差距。为了实现公平有各种方法,有的是用革命的办法,把有钱的人的钱没收掉,也有收税的办法,还有做慈善的办法,在民间做慈善也是一种方法,但是公平和效益总归是矛盾的。中国的生产能力非常强,全世界第一,为什么?大家都忙着赚钱。如果没有不公平,如果是全国人民吃大锅饭那就没有生产能力。你们信不信?假定从下个月开始,中央政府决定每个人一个月拿三千块,不管你干什么都一样。中国的生产力马上降低,过一年中国就要出大问题。不光中国这样,美国也一样,美国的生产能力很强,你让他们吃大锅饭,他们马上就完蛋,可见公平是不能绝对公平的,绝对公平要出大事儿。我们试验过,特别是让农民吃大锅饭他们就不想干了,他们就怠工了,粮食就产不出来,全国人民都挨饿。后来改成家庭承包包产到户,马上不就解决问题了?好几十年吃不饱,一下子就吃饱了,现在都吃得营养过剩了,肥胖病,这就是改革了吃大锅饭,吃大锅饭是不行的,必须要有差距。我们要承认,差距是合理的,但是太大的差距是不合理的,要缩小差距。但是缩小到什么算好呢?这个事儿很难说,反正是得有差距,不能没有差距。  革命永远是对的,马克思、恩格斯、查韦斯、卡斯特罗都有大量的追随者,但他们指的是全社会更穷,没有办法使大家变富。大家可能不知道,印度有10亿人口,有2亿“毛派”,走毛泽东路线,这2亿毛派已经几十年了,他们就是穷,所以总是有人支持,有人相信毛泽东,但他们就是穷,几十年解决不了。他们不只是一个政党,他们也有武装的,印度政府派兵去打都打不过。印度的“毛派”是全世界最大的,有2亿人,别的国家只有几千万人口,印度有2亿人,这是不得了的数字啊,他们老是穷,所以老是追求公平,老是摆脱不了。  刚才我讲过,收入分配要有差距,我们真正的问题是什么?是特权问题。我们的要就业率,只注重收入的分配,不注重权力的分配,很少人关注权力的分配。我们在1919年“五四运动”时提出了民主和科学,1966年联合国提出了人权,人权比民主和科学的口号更重要,没有民权的民主和科学是口碑的。我们把民主看作少数服从多数,如果没有人权,少数服从多数是非常可怕的。,你的生命、财产都没有保障了。有人说你是个反动派,就把你给抓了,给打了,财产给没收了,没有人权。所以说反特权比人权的口号又近了一步。所以我觉得中国的问题是人权的问题,不是收入差距,但问题的根不在于收入分配上,在权力的分配上,在特权上。收入差距可以看得见,特权是看不见的,其实特权是问题的根本。什么叫特权?法律管不住他,他不守法你没办法,各地都有人可以不遵守交通规则,我相信全国各地都有,上海也有,北京是最典型的,我就住在钓鱼台旁边,每天都有特权者来来去去,他一来就交通管制,别人都不能走,就他能走,你凭什么就可以违反交通规则?国家垄断行业金融业、石油,连煤矿都想垄断,财经、通讯,3.3万亿美元的外汇,大家知道,我们在外国有3.3万亿的外汇储备,你们在座的诸位能用这个钱吗?那是中国人的钱,但是你们没法用它。特权的人可以用,我们老百姓不能用,很可悲啊。几千年就是个特权社会,皇帝的特权最多,一品官也有特权,一直到九品芝麻官都有特权,老百姓就没有人权了。解放后没有解决特权的问题,反而加剧了特权。领导人是不受法律制约的,你不要说中央政治局委员,就是一个省长、一个市长都不受法律制裁。我们说“双规”是什么意思?这个领导同志有了问题,让他在规定的时间、地点交代问题。也就是说这个人有了问题,法律不能治他,等到“双规”说这个人有了问题,移交法院审判,这个时候法院起作用了,在此之前法院是不起作用的。所以你只要当上共产党的领导干部,你就进了保险箱了,检察院不能起诉你,要“双规”之后才能起诉你,你只要不被“双规”,在保险箱里呆着就没事。所以解决人权不平等才是当务之急。  前面我讲过,粮食也好、能源也好,水也好,都没有危机,只要有市场,关键在于市场。所谓的市场就是价格是自由的、是浮动的,供不应求会涨价,涨价以后供比增加了,需求减少了,就不会供不应求了。可能能源价格很贵,1桶石油100多美元,但这是因为缺才贵,如果东西很缺又不贵,被人随便用,那就很糟糕了。所以一个市场的好处就是能够把稀缺性通过价格告诉全社会,现在什么东西缺,价格很高,大家省着点儿用,这正好就是一个市场的功能。所以所谓的粮食危机、石油危机就是价格贵了,价格贵是应该的嘛,他们东西缺了,当然应该贵了。真正的危机是金融危机,它破坏了市场,一旦市场停止工作,危机就真的要发生了。  那么我们说中国明年的情况是怎样的?我觉得最大的风险还是在于房地产,房地产的风险非常非常大。全国各个大中城市空房都非常多,我看上海的空房也不少。空房多就是危险,这些房子并不是真正地被需要,空在那儿了,不住人了,它们是用来投机的。大家知道,投机赚钱是真正财富的创造,但是变成泡沫就不一样了,泡沫不是财富创造,它具有极大的破坏性的风险。  最后我谈谈中国的未来,我们需要的是什么?经济上进一步私有化,中国改革成功首先不是公有制,而是私有化。我们从百分之百的公有制,现在有一半多的私有制,要使中国经济继续发展还要进一步地私有化。全世界没有一个国家靠着公有制能够成功的,成功的国家都是私有制,中国不可能例外,中国还是要靠私有制来成功。当然,私有制不等于就没有公有的企业,公有企业是可以有一些,但是很少。像美国就干脆没有,美国没有公有企业的,他们最大的公有企业就是邮政局,美国邮政局是公有的,但是美国的邮政局是很糟糕的,美国的老百姓非常反感,想了很多办法,到现在还没有解决问题,还是公有的。其它的美国国防、武器生产都是私有的,我们认为也是不可想象的,美国关犯人的监狱都是私有化的,美国有50个州,有33个州的监狱都是私有化的,监狱包给一个人去干,伙食、卫生、安全政府都不管的,政府给你钱,给它外包了。美国是最典型的,法国和新加坡有很多的国有企业,但肯定是以私有企业为主,不是以公有制为主。要改善政府对企业的服务,从管理型变成服务型,要取消各种价格的控制,取消限购,不能有限购,人民币要国际化,要符合WTO的要求,进一步开放,在政治上要还政于民,让人民的权利得到保障,严格尊重人权,取消特权,保护对外开放,流入世界大潮。这就是我今天的发言,谢谢大家!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