钢筋调直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钢筋调直机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茅于轼2012中国经济烙印是风险

发布时间:2021-01-21 17:03:58 阅读: 来源:钢筋调直机厂家

茅于轼:2012中国经济烙印是风险

茅于轼(资料图)  对于经济学家茅于轼 ,有人称他是“学术界公认的正直而善良的好人”、“中国经济学家的脊梁”,但是作为当代中国最有争议的经济学家之一,也同样有人将其言论斥为“罔顾民意”。尽管每一次的直抒己见都会把自己推到风口浪尖,但这位已经年过八旬的老人似乎愈挫愈勇,而“为富人说话,为穷人办事”的口头禅也成为了他的标签。  在刚刚过去的2011年,茅于轼有关楼市、经济的种种言论再次引发了广泛争议,进入更加复杂的2012年,“风险”一词也成为了茅于轼老先生口中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汇。下面是茅于轼先生在接受财富天下记者专访时的文字整理稿。  “风险”将成2012年中国经济烙印  记者:在过去的2011年,国内宏观经济整体运行基本平稳,那么在2012年,您对国内的宏观经济有怎样的预期?  茅于轼:我觉得2012年经济的特征就是“风险”。一般讲由现在看未来的事情,总是有很多不确定的问题,但是中国2012年不确定的特点是什么呢?就是风险。风险产生的原因在于,经济本身偏离了均衡,经济自身有一种恢复到均衡的趋势。如果偏离的太远,经济自身会突然地恢复到均衡,这就是产生的风险所在。例如:目前的房地产问题,它是太脱离均衡了。再比如说收入分配问题,目前的收入分配差距太大了,但它要恢复到一个比较合理的比例,这个时候就有可能产生一种想象不到的风险。  2012 GDP质量比增速更重要  记者:从2011年整体来看,GDP增速有所放缓,CPI在7月份创出新高后,后半年也在逐步降低,那么2012年国民经济生产总值GDP以及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又将如何怎样演绎?  茅于轼:这些数据目前来看都只能是一种猜想,比如说GDP的增长率估计要降下来,因为我们过去GDP增长率虽然很高,但是质量很差。财富虽然生产了,但收入分配不均匀问题导致GDP增速质量很差。你浪费了资源或者破坏了环境,或者你产生了泡沫,搞通货膨胀,GDP都可以上去,泡沫也是GDP,但是这种GDP的质量是不好的。所以未来要把这个质量提高上去,也就是中央所号召的改变增长方式,要节约资源、提高效率,这样一种改变就是要降低GDP。你收入分配要好,那就得牺牲GDP的增长,你的环境要保护好,那就得牺牲GDP的增长,并不是说我们想要让GDP降下来,而是我们想要提高GDP的质量。GDP永远是高了好,为什么要低?因为它质量不好,所以我们要把它降下来。  CPI不排除继续增长的可能  再比如物价指数,去年的物价指数是十几年来偏高的,到年底的时候有点缓和,那么今年的物价情况会不会又上去呢?这种可能性应该是存在的。因为有很多风险在里面,在对付这些风险的时候,一般经常采取的办法是给钱,给政策,这都会促使经济增长,物价上升。所以,如果2012年没有大的风险,政策也很平稳,那么物价指数就可以继续往下降,但是如果一旦出现风险,政府的办法说老实话就是印钞票,这时候物价指数也就又上去了。  物价水平将决定人民币升值空间  记者:您如何来看2012年人民币汇率的走势?  茅于轼:人民币已经升值四五年了,现在已经6.3都不到了。那么今年的情况如果按照均衡来讲我们还需要升,因为今年我们又增加了一千多亿的贸易顺差,我们要升到没有顺差,甚至要有点逆差,这个才是一个理想的状态。所以从这个角度讲,人民币还需要升值。但是,我刚才讲了未来中国经济有不确定性的风险存在,因此,这对人民币本身的稳固性也提出怀疑。人民币本身价值的稳定性,就是国内物价的稳定性会影响到汇率,如果国内物价不稳定,那人民币升值就会受限制,就升不上去了,因为你国内的人民币不值钱嘛。所以升值的前景就跟国内物价前景有关系,如果物价前景平稳的话,人民币还能继续升。  调控政策:微观结构比宏观总量更值得关注  记者:如果说2012年将是充满不确定性风险的一年,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,货币和财政政策又将做出怎样的调整呢?  茅于轼:现在中央已经提出来叫积极的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。中央的宏观调控包括货币、财政、还有银行的利率,准备金的比例等等。这些调控手段过去用的也还是很充分的,但是中国的问题在我看不在宏观调控上,而在微观的结构上。比如说你货币供给保持稳定,但是现在一方面很多中小企业缺钱,货币不够;但另一方面呢,银行又大批地把钱借给一些没有效率的项目,钱配制不到最有效的地方去,也就是在微观上。这不是总量钱多钱少的问题,钱再多解决不了中小企业的问题。你改善金融市场,不能把钱拿到紧急需要用钱的地方去用,这是我们要关注的问题。  财政问题也一样,比如说税收,税收里面的结构问题非常多。我们从1994年税改以后没有经过大的调整,现在情况已经大变了,差不多二十年过去了,所以税收的结构继续要进行比较大的根本性的调整。这两个问题我觉得不是在宏观上的,而是微观上的。税收总量当然也有问题了,但是结构是主要问题。货币供给也不是总量问题,而是结构问题。  国际经济形势对于国内的影响利大于弊  记者:除了中国经济自身存在的一些不确定性,从国际上来看,您认为2012年欧美经济对中国经济会产生什么影响呢?  茅于轼:2008年遭遇了非常严重的金融危机,全世界很多国家负增长了,但是我们还是保持百分之八的增长。这也说明国际的金融危机对中国的影响不是太大,它也是有影响,本来我们是百分之十,百分之十一,降到百分之八。这个降的方面主要是通过出口影响的。而金融活动,比如我们目前金融活动参与较浅,虽然有三万多亿的外汇储备,但由于这些钱没有到国际金融市场去运作,这使我们不但没有赚到钱,反而还在赔钱。  另一方面,由于我们没有运作这笔资金也防止了风险造成的损失,所以我们没有在金融风险中造成损失。损失只是出口的减少,出口减少照理说对中国还不是坏事,我们出口太多了,减少一点,可以帮助我们国内的结构调整。  2012年来看国际经济形势并不好,我想会对中国的出口还会产生影响,我觉得这个影响不是很坏,应该是帮助中国结构调整。而且中国没有很深入的运作到国际金融体系里面去,所以他们的坏账还不了钱、倒闭等等影响不到我们国内的金融。  中国的保障房之路是否正确?  记者:2011年中国的楼市调控,各种政策不断出台,您认为2012年中国房地产市场会如何发展呢?  茅于轼:中国的房地产是个极大的问题。大家都知道是泡沫问题,这个是非常危险的。我觉得还有一个可能会有很大争议问题,就是中国的保障房这么搞下去,是不是一个正确的道路,我对这个有很深的怀疑。中国住房的成功说老实话是商品房,从计划福利分房变成商品房大大的改善了中国人的居住条件,很多人通过十几年的商品房改革改善了居住条件。当然有一种人例外,那就是进城打工的农民工,他们的居住条件不但没改善还恶化了,因为他们在城里打工住的非常差,远不如他在农村住的小宅子。  主要解决住房是要靠商品房的,现在把保障房搞成这样,而且保障房里面的问题就非常大,贪污腐化,而且质量差,建筑的规格不好,不符合需要。政府盖房跟开发商盖房是不一样的,开发商盖房他想好多的事,交通问题,配套的问题,房子大小,户型的问题。政府盖房是计划,你给我盖一千万套房,盖完一千万套完成任务,管你是什么房子,位置也不合适,上班也不方便,不管人多人少都是一个样,这就是政府盖房的特点,效率是很低的,毛病是很大的。而且政府说老实话也没那么多钱帮普通人买房,普通人也糊涂,政府又不创造财富,他拿什么钱来帮你买房?你还是用自己的钱买房嘛。当然最低收入的有理由,因为他确实有困难,中等收入的人就不算在内了,靠政府给中等收入买房就将创造贪污腐化、效率降低、浪费的条件,整个方向是错的。  中国的房价已经远离了均衡点  记者:那么对于房价,您认为会有多大下跌空间呢?  茅于轼:中国的房价有泡沫,远离了均衡点,房价涨这么多,两年里面一倍、半倍的涨,这完全是脱离均衡的!当然一方面是因为GDP在增长,但是在收入分配方面倾向于富人,富人买房不是为了住,因为他住房老早解决了。他三套、五套的买,因为他的钱没地方用所以空房特别多,这造成巨大的浪费。花了劳动、材料,盖了个房结果还空着,你不是等于把钱扔掉了嘛。原因是我们的宏观结构上,收入分配的问题,更主要的是缺乏合适的投资机会,能够赚钱的机会都给政府垄断行业占了,私人资本很难找到投资,所以大家就买房了。穷人根本买不起,富人买好几套房,买了以后就是空着了,这个就是中国房地产的特点。  茅于轼简介:  中国最有影响的经济学家之一,中国民间经济学者的重要代表。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,曾担任亚洲开发银行注册顾问、中国环境与发展国际合作委员会能源工作组中方专家、太平洋经济合作委员会能源组国际顾问组成员、LEAD国际培训项目中国国家理事会成员、China Economic Review顾问编辑、中国能源研究会副理事长等职务。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

莎普爱思滴眼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