钢筋调直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钢筋调直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探寻回龙坝镇数百家纺织企业停减产的原因-【资讯】

发布时间:2021-07-21 09:33:27 阅读: 来源:钢筋调直机厂家

今年下半年以来,曾被重庆市政府授予“纺织专业镇”、占全市布匹总产量50%的沙坪坝区回龙坝镇,有80%的纺织企业停产或减产。受金融危机的影响,还是原材料价格因素,或者家庭作坊式企业亟须提档升级……日前,本报记者赶赴这个距离重庆中心商业区40多公里的小镇,探寻数百家纺织企业停减产的原因。

订单减半八成纺织企业停产

今年9月29日,沙坪坝区回龙坝染厂的工人田保辉接到了该月的第三次放假通知。从9月30日到10月3日,休息4天。

在进入染厂8年的田保辉看来,国庆放假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事。“以往业务忙,厂里一年到头从不休假。”田保辉告诉记者,以往厂里每个月要加工400多万米白胚布,100多号工人全都要连轴转实行三班倒。

但今年春节后,每个月的业务量几乎只有以前的一半,因此厂里每个月至少放一周的假。

“5日-8日、14日-19日,9月份一共放了十几天假。”田保辉说,由于工作量剧减,工人的工资也从以前的每月4000元减少到1000多元。

这样的情况目前在回龙坝是普遍现象。在回龙坝镇最大的纺织企业扬子江纺织有限公司,该厂从7月起每隔半个月有一半的工人轮休。全厂56台整经机、22台浆纱机,只有一半开工。

“以往我们一个月要加工3000万米棉纱,如今每个月最多能接到1500万米棉纱的加工业务。”扬子江纺织有限公司老总唐元川说,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镇上便陆续接到江浙沿海一带合作伙伴的减单通知,现在各企业订单大多萎缩了一半以上。

记者采访当天也看见,大量纺织品企业门户紧闭,一些电线杆和墙上则张贴着纺织厂厂房转让或延长休假日期的告示。在一些尚还开工的纺织厂或浆纱厂,以往堆积如山的库房如今也有些空荡。

“回龙坝镇聚集着645家纺织企业,带动解决了4万人就业,支撑了镇上90%的经济。”回龙坝镇经济发展办公室主任徐兴全忧心忡忡地介绍,但目前80%以上的企业都已经减产或停业,只剩下不到100家还在苦苦硬撑。

无序生长,黄金10年藏下硬伤

对于这个纺织大镇而言,回龙坝镇无疑已提前进入“寒冬”,这到底是什么原因?

“表面上看,是受到国际金融危机的影响。实际上,却是自身发展的原因。”徐兴全介绍,去年金融危机的影响开始蔓延到纺织业,国内纺织企业出口量大减。

来自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,1-7月纺织服装累计出口额已经全面逆转为负增长,其中7月的出口额同比下降了8.1%。

“回龙坝镇生产的纺织产品,用于出口的仅占总产出的20%左右,但间接受到的影响却非常严重。”徐兴全说,随着外地实力较强的出口型纺织企业转做内销,回龙坝镇纺织企业的内销订单受到大量挤压。

这样一来,回龙坝镇纺织业几十年来无序发展的问题就暴露无遗。

“家家户户搞纺织,处处可闻机杼声”。在唐元川的记忆中,回龙坝镇的纺织业起源于上世纪70年代末。一间民房、几台纺织机,在当时改革开放的浪潮下,回龙坝镇的纺织厂如星星之火般燎原。

“尤其是2010年前后,哪怕是很小的作坊式企业,都赚得盆满钵满。”回龙坝纺织协会副会长曾建华回忆,2010年前后是中国纺织业的黄金发展期,随着出口量的急升,全行业都迎来爆发式发展。

回龙坝的纺织企业,也从上世纪90年代初的100多家剧增到去年的645家。

然而,爆发式发展带来的直接后果是,回龙坝镇的纺织业在布局上存在“小、散、乱”的特点。截至去年,回龙坝镇645家纺织企业中,年产值在500万元以上的仅272家。

“镇上共有织机23000余台,但其中先进的喷气织机仅108台,大部分厂房还采用着落后的有梭织机。”徐兴全坦言,作为重庆市最大的纺织基地,遍布于回龙坝镇大街小巷的60%都是家庭作坊式企业,其产品都是中低档的白胚布。

10年的粗放式发展,导致回龙坝镇一直处于产业链的底端。

成本劣势,风险大附加值低

落后的生产设备导致产品不具备竞争力,成本劣势也是回龙坝纺织企业发展的一大瓶颈。

据了解,由于重庆不产棉花,回龙坝镇纺织企业使用的棉花原材料全部来自山东、新疆等棉花产区。

物流费用不仅会摊高一部分成本,更为要命的是,国内棉花价格的持续波动,加大了处于产业链下端的回龙坝纺织企业的经营风险。

记者了解到,去年8月棉花价格仅为每吨1.7万元,两个月内疯涨到每吨3.3万元。今年3月,棉花价格每吨又下降了1.1万元。

这种“过山车”式的棉花价格,使得聚集在回龙坝的纺织企业,在本是库存棉花的时间,都按兵不动。

“布匹生产有几个月的周期,售卖时却只能按照棉花时下的市价交易。”牛裕纺织有限公司的老板吴春福告诉记者,自己今年1月购买的高价棉花,却只能按照低价卖出,每生产1吨棉花要亏损2000多元。

“承受不住棉花成本的波动,是很多纺织企业停产的原因之一。”唐元川表示。

回龙坝镇政府的调查还显示:与河南等新兴的纺织企业相比,回龙坝镇的纺织企业生产每米布的工资成本高3-5分钱、电费成本每度多5分钱、进出运输成本每米多2-3分钱。

也就是说,回龙坝每生产1米布,光是生产成本就比外地高出2角钱左右。

期待涅槃拓宽产业链抱团御寒

“大规模停产对回龙坝镇纺织企业而言,是危机也是机遇。”不少业内人士认为,目前回龙坝纺织业最需要做的就是利用停产进行提档升级,告别过去粗放式的生产模式。

占地40余亩的时新织布厂,在3年前就大规模更新了生产设备,并在新疆建立了原材料基地,形成供产销一条龙。原料成本得以控制,生产效率也提高了30%,如今该厂每月的营业额和以前基本持平。

“回龙坝镇试点选择了5家企业,帮助进行融资贷款。”徐兴全介绍,镇政府对于有发展潜力的企业,正尽力帮助解决融资问题,以尽快着手生产设备等要素的提档升级。

对于规模较小的作坊式纺织企业,镇政府则建议通过抱团或合并的方式,实现规模化生产。据了解,回龙坝镇已开始规划建设专门针对当地纺织企业的工业园,预计3至5年内建成,该工业园可容纳至少100家规模以上的纺织企业,并努力拓宽产业链,打造出自己的服装品牌,以提高产业附加值。

届时工业园将引进知名企业、研发机构形成集聚效应,并通过完善原料、纺织、印染整理、服装家纺等产业链,加快纺织产业结构的调整和转型升级,带领回龙坝镇的纺织业走出困境。

抑郁症的症状有哪些

朱保华医师论哪些因素会引起

沈阳哪个中医院皮肤科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