钢筋调直机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钢筋调直机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互联网女王玛丽米克尔怎样决定是否投资一家创业公司

发布时间:2020-07-21 10:05:12 阅读: 来源:钢筋调直机厂家

原文来自《连线》,虎嗅编译。

互联网没有总统,但是有女王,她就是今年 53 岁的风险投资人 Mary Meeker(玛丽·米克尔)。曾经是一名金融分析师的她,为摩根士丹利斩获了几个 IPO 大单 —— 网景、Priceline 和谷歌 —— 发现了亚马逊、美国在线、Intuit 和戴尔这些财富明星。即使在互联网泡沫破碎之后,她依然对行业充满信心,坚持认为一些科技类股票的价值被低估。那些听从她建议的人 —— 比如继续持有亚马逊股票的投资者 —— 赢得十分漂亮。

现在每个人都要听听她对行业的见解。Meeker 曾经成功预测科技行业和投资环境的重要变化,从移动计算的流行到中国的崛起。她最近一次演说是五月份在 All Things Digital 的会议上 —— 19 分钟播放了 99 张幻灯片。她阐述了一个理念即每一个日常人类活动都正在数字化 —— 沟通(移动电话)、现金结帐(Square 支付)、制造业(3D 打印机)、逛商店(家居网站 One Kings Lane)、教育(编程教学 Codecademy)。女王称之为“对一切事物的重新想象”。

《连线》有幸在 KPCB 总部采访了她,如下为对话内容。

连线:每一年你都要针对互联网趋势发布一篇报告。这些趋势是你在研究的时候慢慢形成的呢?还是说你在搜集一些数据来证实一下自己所认为的当下现状呢?

Meeker:两种情况都有。举个例子,去年冬天有一回我在 KPCB 的会议室里看到几位工程师正在和我们的一个风投聊天,我在他们的 PPT 里看到美丽这个词。我从没见过穿法兰绒衬衫的工程师 —— 还是男的 —— 在演示一个带有美丽这个词的 PPT 。接着在那一天我看到另外一张外观漂亮的 PPT 。我当时感觉“哇哦,这可不寻常。”随着设计和科技两个领域结合的产品不断出现,对我来说这个大趋势的存在变得很明显。

连线:你的研究报告不只适合给投资人看。这些互联网趋势体现了更广范围内科技和文化的变迁。

Meeker:我同意。这里有另外一个我今年的发现:人们会去尝试我在 PPT 里提到的应用程序。

连线:你对交通路线应用 Waze 推崇备至,好像你是他们聘请的代言人一样。

Meeker:我们是该产品的投资者,我喜欢这个 APP 。现在它已经有了两千万用户。我在纽约州、密西根、科罗拉多和土耳其都用过。它就好像一个在手掌上的玩儿的电子游戏。

连线:你是否会因为自己个人对某款产品的喜好而去投资它?

Meeker:当我是该款产品的一个用户时,会更容易做出最好的个人投资决定。比如对于苹果的恍然大悟就是在购买第五代iPod的时候,四代我还没拆封呢。

连线:这种投资路线最成功的案例是什么?

Meeker:个人投资?亚马逊、Intuit、还有 eBay。

连线:你喜欢玩 eBay ?

Meeker:对啊。当我意识到人们(包括我自己)在说“我刚刚在 eBay 拍下了一个东西”而不是“我刚刚在 eBay 买了一个东西”的时候,那种感觉太美妙了。

连线:这种亲自上手体验的理念是不是凯鹏(KPCB)投资战略的一部分?

Meeker:是这样,在数字发展基金(Digital Growth Fund)我们有一个规定:每一家所投的公司,都要分配一个人去熟悉并使用该公司的产品。这个人不能是投资团队的负责人 —— 或者是对该款产品特别热衷的员工。比如,我们投的 Zynga ,Bing Gordon(该 VC 员工,电游世界的传奇人物)就不能插手,而是被分配去了解 Codecademy。每六个月 Bing 就要抽出 15 分钟以中立的角度给团队讲一下 Codecademy,如果发现什么有助益的意见,我们会把报告发给 Codecademy。

连线:九十年代末的投资潮,你被认为是科技股最大的推手之一,推波助澜。你现在如何评价那个时期?

Meeker:推波助澜可是你的说辞,我不同意。投资周期是有某种模式可循的。开始没人愿意投,接着有人愿意投,然后会出现一个拐点(inflection point)——许多人愿意投资。之后就是投资潮,接着泡沫破裂。如果你回头看看我们的报告,会发现不止一次地这样写道:我们认为将会有少数几家公司创造出一笔巨大的财富。正常情况下每年会有两家科技公司上市,股票翻十倍。我们就是在试图发现这两家公司,如果你看一下我们的总体利润回报数据会发现我们做得非常好。

连线:现在回过头看,你们在互联网泡沫时候的投资有那些失败的惨痛经历吗?

Meeker:@Home 搞砸了。Homestore 让我们很失望。在对估值和时机的把握上失误是一回事,在商业模型上判断失误是另一回事,在 Homestore 和 @Home 的案例里面,我们在商业模式的判断上出了问题。

连线:我们现在另一个泡沫中吗?

Meeker:我不认为公开市场存在泡沫,但是我的确感到私募市场存在一些估值过高的现象。公开市场的估值比私募市场的估值要低,不应该是这样的。将会有很多公司无法达到它们的估值预期。

连线:为什么离开华尔街去做风险投资?

Meeker:我总是想投资的事。KPCB 团队劝我加入他们很久了,我当时想如果现在不决定以后就肯定不会了。当时看起来我的经验能够在新一轮投资周期来时派上用场,也帮得上一批新涌现出的成长型公司。八十年代、九十年代和两千年初时候的投资环境我都经历过。

连线:就目前来说你有什么感受?

Meeker:风险投资家们工作起来要比我之前想象的更努力。

连线:你是怎样决定是否投资一家公司的?

Meeker:很简单。是否有一个好的市场机会?是否有很棒的管理团队?产品或服务够不够好?这么来说,风投行业和我在摩根斯坦利的工作差别不大。我们可能会拒绝上千次 IPO 申请,决定因素不仅仅是纸面数据,还有公司本身。感觉有点像星探。

连线:你怎样分辨谁更有潜质?

Meeker:John Doerr 说过,你要把传教士和雇佣兵区分开。(You have to separate the missionaries from the mercenaries.)有潜质的创业者对产品有难以置信的激情。Spotify 的 Daniel Ek 是个例子。如果你问他什么问题,他马上就可以告诉你答案,他都已经考虑好了。

连线:硅谷和这国国家的其他地区脱节了吗?

Meeker:分怎么看。硅谷有许多移民人口,从其他国家或者美国其他州来的,都有。从纽约雪城来的年轻人在旧金山的互联网创业公司实习,他没有脱节。来自社会中上阶层、父亲在2008年金融风暴中失业的年轻人,也没有脱节。

连线:创业者的日子过得不错,但是硅谷为美国贡献了什么呢?

Meeker:人们可以更方便的获取信息,我认为生活因此而变得更好了。娱乐活动花销更少,更容易获得各种帮助。还有就是硅谷和过去也不尽相同了,八十年代时候甲骨文团队是以销售而著称的,如今的 Facebook 则认为改变世界要比卖广告更重要。两种风气和心态都不相同。许多最近毕业的有才华的学生都很谦虚,他们目睹了父辈和兄长在经济困难时期的经历。他们不认为获得什么是理所应当的,他们要走自己的路。这些年轻人在创造一些令人瞠目结舌的东西。

连线:你在那些来要风投的人当中发现了这种品质吗?

Meeker:当然。想想扎克伯格的那封信。(Meeker从iPad里面调了出来。)那是我读过的最雄心壮志的文字了。Facebook 已经有九亿用户了,可能他真的是对的。五年内我们回头再看,或许会觉得他那时的野心还不够大。不过我认为谷歌的目标更震撼人心 —— “集成全球范围的信息,使人人皆可访问并从中受益”,谷歌 IPO 时我问自己:“要不要进场?”本来我们可以拒绝的,但是我记得自己这样想到,“老天,弄不好他们真的能做到。”

连线:我注意到采访时你有几次从 iPad 中查阅材料,什么时候你会把 iPad 放在一旁?

Meeker:很少,我打高尔夫的时候吧。

连线:最后一个问题,对于被称作互联网女王(the Queen of the Net)你的感受如何?

Meeker:这称呼比奶奶要好!每次在公司茶水间的咖啡机前排队,当我想耍大牌的时候就要这么说,“打扰一下,我是网络女王,请问我可以插一下队吗?”

redis常用命令

python基础教程

python 入门书籍